没见过高新区的深夜 不足以谈创业的人生
2018/6/13 | 来源:成都高新


正在办公室里连夜加班的简途旅行员工。零食,永远是加班的好伙伴。


 在创业圈里,流传着一句话:没见过深夜的星空,不足以谈创业的人生。”


      在创业者云集的成都高新区,有一座创业园区——天府软件园,无数创业者在此起步,努力拼搏。简途旅行,是天府软件园里的一家互联网旅游领域创业企业。对这家企业而言,每临节假日,上至创始人、下至普通员工,每个人便进入加班的节奏。端午节即将到来,简途旅行办公室的灯,开始每天亮至深夜。


读懂

高新之夜

才能读懂

成都之快


      河堤柳荫下品盏盖碗茶,小街弄巷间畅整麻辣烫。成都,一直是安逸舒适的代名词,是慢生活的理想代言人。

      只是,在这样一座“慢城”,那些深夜里仍在匆匆奔忙的脚步和通宵达旦的灯火,你可曾见到?

      安逸舒适,越来越像是这座城市的“皮相”。藏于14312平方公里的“慢成都”皮相之下的,还有勤勉务实的骨相——成都地图上,613平方公里的高新区,便是这“骨相”最清晰的地标。

      这里,是成都的创新脉搏频繁跳动的地方。四川省7成高新技术企业汇聚于此,各类人才总量超过48万。在成都高新区内,创新创业企业总数1.65万家,高新技术企业总数1058家。在这片双创热土上,极米无屏电视、准星云学人工智能“高考机器人”等被大众所熟知的“黑科技”遍地;蓝光英诺3D生物打印血管技术、成都高新减灾所地震预警系统、DNA编码化合物库等填补国家技术空白的研发成果频频“开花”。这些创新技术,均是创客们在一个个灯火通明的夜晚,脑力碰撞的结晶。

      有一种说法,夜晚才是了解一座城市最好的方法。在成都,走进高新区的夜晚,才能感受、读懂这座“慢城”之快。从本期开始,《成都高新》报记者前往区内多家企业,透过他们一个个工作的深夜,读懂高新星空下的“创活力”。


深夜加班 人人一张折叠床

      5月31日晚上8点,记者来到天府软件园C区。从楼下朝楼上仰望,20多层的楼宇,一扇扇窗户里,明亮的灯光层层而上。墨色如漆的夜里,这样的“灯塔”显得比白天更为耀眼。

      在简途旅行所在的21楼,10多名程序员正各踞一桌,眼神专注地面对两台电脑,左右开弓,双手如飞敲击着键盘。此刻,距离“朝九晚五”的下班时间已经过去3个小时。安静的办公室里,此起彼伏的嗒嗒敲击键盘声,演绎着深夜加班的节奏。

      简途旅行从事互联网旅游领域。在移动互联网的今天,用户通过简途旅行APP及微信端,就可在手机上完成包括旅游目的地、食宿、娱乐项目等在内的一套旅游产品的下单购买。截至目前,简途旅行已开通云、贵、川、渝等地的50多条旅游线路共700余个产品。公司创始人杨烈将公司比喻为“互联网旅游里的‘京东’(自营)店”。而让人们动动手指就在手机上轻松实现定购旅游,背后是简途旅行的程序员提供的技术支撑。31日晚的加班,便是他们为了在端午节给用户端出一盘精致“旅游大餐”而组织的“团战”。

      “端午节快到了,‘简途’APP的新界面、新功能还有旅游新路线都要在节前做好。技术部的任务就是写代码,完成系统更新。”简途旅行技术部核心研发组组长蔡虎说。在绝大多数人看来,端午节意味着和工作绝缘的假期,但对于简途旅行的整个技术团队,意义正相反。

      记者绕着10多名忙碌的程序员的办公桌走了一圈,桌上摆满了茶水、咖啡和各种零食,彷佛在宣告“熬通宵也要做完”。物资装备“匮乏”的加班夜,蔡虎不动声色:“中午不睡,下午崩溃、天黑就想睡。”说着,踱步到一间屋子里,房间左右两侧首尾相连摆放了六七张折叠床,“技术部人均一张床,这就是我们的加班‘神器’。”


这里的夜晚 因为梦想而更亮

      简途旅行技术研发中心成员约30人,均由“85后”和“90后”组成,各自负责后台、用户端的系统维护和更新升级,这一次因端午节的系统更新升级而进行的加班,在10多天以前便已开始。

      对于加班,这群“85后”“90后”观点清奇,“我很宅,不喜欢出去耍,就喜欢对着电脑。”技术研发部用户组29岁的严克彬说着话,一双眼睛仍粘在电脑屏幕上,手里不停连敲代码,“就享受在电脑面前改变世界的感觉。”坐在他旁边的孙吉紧追一句,“6点下班,路上堵一个多小时,还不如加会儿班。”

      孙吉有7年程序员工作经验,他告诉记者:“这里技术部有30多个程序员,各有分工。就类似一场战役,每次进攻都要程序员之间互相打配合。规定时间内,一个环节不到位,就会拖慢整个节奏,甚至输掉‘战役’。”在这条“战壕”里,孙吉负责安卓版系统升级,坐他旁边的严克彬则负责IOS版。“在自己手里活儿没做完的情况下,加班是对其他程序员负责。”孙吉说。

      晚上9点,其他程序员已经完成了当天的目标任务,陆续关机离开。只有蔡虎一人还稳坐泰山,继续坐在电脑前。“再做一会儿,反正家也近,走路六七分钟就到了。”夏夜的凉风从窗外吹进来,安静的办公室回荡着蔡虎敲击键盘的声音。

      此时此刻,远在1000多公里外的广西桂林,简途旅行创始人杨烈也没闲着,他正在桂林一家酒店里再次检查和完善PPT。这份PPT是为了次日和市场方洽谈合作而准备的。电话那头,杨烈声音洪亮,“对创业人来说,没见过深夜的星空,不足以谈创业的人生。”

      深夜11点,蔡虎关机,下楼。路灯投射在身上,在地面拉出长长的影子。抬头看看楼上还亮着的几盏灯,蔡虎冒出一句不太符合程序员“人设”的话,“因为有梦想,所以夜晚的灯光看着也格外明亮。”说完,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太诗意了哈,不过心里确实这么想来着。”


      本报记者 郑其 摄影 梁磊


记/者/手/记

一样的夜“光”

      深夜的城市,是怎样的?行走在夜色里的人,他们都是谁?出租车穿行在马路上,一名快递小哥骑着电瓶车迅速驶过,不知他的食品箱里此刻是食盒满满还是已经送完订单、正在回家的路上;清洁工人用扫帚清扫着路面,发出“沙沙”声,一群年轻人小跑着奔向地铁1号线,赶乘末班车……

      结束采访,走在安静的路上,周围在深夜里展示出与白昼截然不同的一面。思绪飞到许多许多年前,独自来到这座城市时,也曾在一个夜晚远眺万家灯火,想象哪一盏灯属于我。

      远处,建筑外墙的装饰灯让楼宇看起来流光溢彩,辉煌灿烂,活力迸发,令人想起刚采访的那群“85后”“90后”。他们和这个“年轻”的区域是“同频”的,心中的光,给予它和他们同样的激情,和奔跑的力量。

本报记者 郑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