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将推动医疗关系转变?天府软件园开发者专注区块链存储+医疗
2018/3/26 | 来源:天虎科技 程学怡

      

      《未来医疗》提出,以医院为中心的医疗关系,将变成以患者为中心,患者凭借掌握自身的医疗数据,把医疗的决策权从医生手里拿回来。


      随着科技发展,医疗数据在容量、种类、数量等多个维度上都将快速扩张。例如,X线、3D核磁、乳腺X线、3DCT扫描分别对应30M、150M、120M和1G的数据量,而基因测序更是达到上百GB的数据量。


      面对增长迅猛的医疗数据,传统数据中心还能Hold住吗?在新的医疗关系下,患者又该如何掌握自身的医疗数据呢?


      受《未来医疗》启发,琢磨区块链技术好些日子的天府软件园B区企业成都影达科技CEO姜疆,结合多年医疗行业与数据存储行业的从业经验,目前正在用区块链+存储的底层技术来做医疗数据应用,与开源社区合作伙伴一同尝试去中心化的医疗信息与患者数据管理系统。而基于EOS+IPFS的底层技术,还可延伸到其他行业领域做相关应用。


      “结合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思想与技术,能够推动医疗关系的重心从医院转移到患者身上。可以说区块链是推动医疗关系转变的催化剂。”姜疆表示。


颇费周折搭车区块链


      姜疆算是链圈的老人了,从2014年就开始接触区块链,他创办的影达科技还是成都首届区块链技术及商业应用研讨会的协办方。



      “当时还在上海,接触到研究区块链的那群人。”姜疆回忆道,“我也觉得区块链是个好东西,然后2014年下半年,开始觉得可以用区块链来做些项目。14年底,Vitalik来到中国,第一站就是上海。当时他们告诉我有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天才少年,一定得聊聊,于是我就加了Vitalik的微信。”


      在微信上,姜疆与Vitalik沟通了项目思路。姜疆说自己想做一个患者数据的交易市场,然后大致讲了一下如何做,Vitalik回复说,理论上没有问题,但是要结合一些密码学技术。经过这番交流姜疆的思路清晰了,现在的HealthWallet项目也是基于当时交流的框架在做。


      既然姜疆这么早就接触到区块链,那一定赶上了数字货币飞涨的好时候咯?姜疆连连摇头,说自己研究区块链的技术去了,结果完美错过币的风口。



      在链圈是老人,在医疗行业,姜疆也是老人,自2002年从电子科大计算机系本科毕业后,他以程序员的身份投身医疗行业。工作6年后,作为合伙人,姜疆加入了一家做LIS(实验室信息管理系统)的创业公司。


      对这段经历,他相当惋惜:“当时经验和事业都有很大的局限性,找到一个聊得来的人,就以合伙人的形式去创业,结果失败的教训也是非常惨痛的。钻研技术太深,完全没有考虑市场推广问题,既没推广投入,也没推广经验。那时谷歌还没退出中国市场,假如激进一点,用互联网的方式有计划地做推广,估计那个公司也就活了。”


      创业失败后,姜疆又经历了几份工作,后来加入上海爱数,负责医疗数据存储灾备和数据管理解决方案方面的工作。直到2014年,宽带降费提速,浏览器纷纷支持H5标准,云计算大规模爆发,分级诊疗制度推行,资本市场兴盛……感受到行业正在发生巨变,尝过创业滋味的姜疆坐不住了:“那个时间节点我就在想,如果说我错过这一波,可能就彻底失去创业机会了。”



      恰好在那时,姜疆认识的医生朋友提出需求,要把多家医院的资源连接起来,做一个医学影像方向的远程诊断论坛。


      基于这个需求,姜疆开始了新一轮创业,2015年初带着团队来成都天府软件园路演,成功入驻创业场孵化器,并创办成都影达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互联网医学影像领域的创新性技术。半年后影达从孵化器搬到加速器,然后又搬到位于天府软件园B区的办公室。


      经过几年创业,影达的医学影像产品线趋于成熟,公司发展进入良性的状态。在这段时间里,影达也在探索区块链底层技术。“其实一直在搞。搞着搞着就发现以太坊,先不说Solidity语言怎么难学,就那个效率确实有点慢。大家都处在一种理论说得通、路走不通的情况,应用做不下去。”


      2016年初,以太坊的价格大概在几十块钱的时候,影达的团队还测试了一下,写几段代码,再花费gas(矿工费)烧录到智能合约里,一个不到100行代码的程序大概要花十几块钱。“当时以太坊是60块,写一段程序就得将近20块钱,你想想应用该定多少钱?”姜疆感觉很无奈。



      在这样的情况下,影达对区块链的研究保持关注。直到2017年下半年,姜疆发现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效率问题可以通过区块链石墨烯技术来解决,大文件存储有IPFS支持,再加上影达的医学影像产品线已不再需要投入太多研发力量,于是他重拾在2014年底就形成的项目思路,投入到HealthWallet项目中,终于正式搭上区块链的车。


      目前影达有20多名员工,其中研发工程师10人,绝大多数都投入HealthWallet项目。


区块链+存储+医疗该怎么做?


      区块链+存储不是什么新概念了,有名的项目如Storj,早从2014年便将存储概念引入区块链。


      然而姜疆却不看好这些先行项目:“现在Storj还需要人工介入来发币,并非严格的去中心化,而且效率比较低。这些项目和IPFS的理念比相差很远。”


      这里提到的IPFS,是姜疆团队发起的区块链项目——HealthWallet所使用的底层技术。



      IPFS(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际文件系统)是一个面向全球的、点对点的分布式文件系统,目标是为了补充甚至取代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其主要原理是将文件碎片化后分散存储于具有相同文件系统的计算设备中,用基于内容的地址替代基于域名的地址,不用验证发送者的身份,只用验证内容的哈希,就可实现浏览网页或下载文件的功能。


      IPFS的存储容量几乎等于网络中所有计算设备开放给IPFS存储容量的总和,可以视作某种共享存储。目前火狐浏览器已将IPFS协议列入支持名单。


      为了激励用户使用IPFS,其创始人受到以太坊启发,为IPFS设计了激励层也就是通证(Token),名为Filecoin。IPFS是全球规模最大的ICO项目之一,以10%的份额在2017年8月一个小时内就筹集到1.86亿美元,加上直接从风投获得5200万美元,筹集总金额超过2.5亿美元,打破了当时ICO融资额记录。



      HealthWallet项目团队经测算发现,相比云存储,使用IPFS,能够大大节省带宽费用,只需原来的1/3成本就可实现同等存储效果。


      为了实现智能合约和记录关键交易,HealthWallet项目准备将EOS作为交易主链的底层技术。


      据了解,HealthWallet属于一种融合多种链特性优势的项目,即将EOS与IPFS捆绑在一起,以实现对医疗信息的管理。另外一种结合方式可能会是EOS以某种激励协议将IPFS直接融合纳入其体系。


      翻阅HealthWallet的白皮书,发现项目团队列举了十种基于区块链的医疗数据应用场景,现整理几个主要应用场景如下:



个人健康档案(PHR):通过HealthWallet构建一个属于个人的健康档案系统,该系统只有在个人的授权下,他人才具备访问权限,如此医疗数据便可掌握在患者手中。

个人健康数字资产交易:以PHR为基础,患者可以将医疗数据放入交易市场,交易对象可以是大学、科研机构、公益组织,甚至是医疗服务提供商,交易方式可以是有偿或无偿。

PHR人工智能代理:PHR可以装入人工智能插件,个性化处理复杂的数据授权问题,并持续增强PHR的个性化诊断治疗能力。

个人基因数据存储:HealthWallet会提供基于区块链的大文件存储空间,提供永久属于个人的基因数据库。

智能健康互助保险:用智能合约的方式检索患者医疗数据,执行互助健康保险。

远程医疗救助:基于HealthWallet构建远程医疗救助系统,患者可通过PHR可以把疑难病情开放授权,PHR人工智能代理会主动匹配好的医生和医疗资源。

…………


      综合技术架构和应用场景可以看出,HealthWallet项目是想用区块链+存储的底层技术,实现去中心化的医疗信息与患者数据管理系统。而基于EOS+IPFS的底层技术,还可延伸到其他行业领域做相关应用。


成立开源社区


      问题来了:眼下不少企业都在抢夺区块链人才,影达有没有感觉到压力呢?


      姜疆表示,压力其实并不大。一方面研发团队已在过去的工作中频频接触过区块链技术,不用招聘额外人才,另一方面也设置了清晰的激励措施。


      因为HealthWallet并不是一个公司内部项目,而是通过DAO(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分布式自治组织)联盟的方式,往开源社区的方向建设。为了加强社区粘性,同时也为了稳固团队,需要靠发Token的方式来激励。


      影达是联盟的发起者,目前已有数家企业加入该联盟。


      其中苏州超存科技发布了支持HealthWallet的企业级产品,该产品是个超融合的存储架构,包括硬盘和操作系统,除了产生HealthWallet的Token(HWT)外,还支持产生filecoin与GNX。 


      HealthWallet联盟希望能有更多的参与者加入到开源社区,共同建设项目,而且不仅局限于医疗行业。


      姜疆表示:“基于IPFS+EOS的底层技术,可以针对不同行业来做区块链应用。HealthWallet是针对医疗行业的,我们还可以针对教育行业、电商行业,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去做纵深的应用。我们会为联盟参与者提供鼎力支持,包括提供免费标准组件、低成本的存储设备等。”



      为了让Token具备交易价值,一般需通过交易所上币,那么HealthWallet在这方面有无规划?按姜疆的说法,对于上币这事儿HealthWallet根本不着急:“现在上币费动辄几千万,我要是有这些钱,还不如直接投入到项目中,等项目落地了再找机会。构建生态闭环,自建交易所或许是个不错的方式。”


      HealthWallet的规划是,通过传统的投融资渠道,找几位基石投资人,一起把项目做好,努力扩大用户规模,实现项目落地和营收。


      “我们会基于一个有实体的业务基础,找到应用结合点,再做融资。”姜疆透露,2016年影达拿到过Pre-A轮的融资,估值在1500万人民币。


未来已经到来


      翻阅HealthWallet的白皮书,发现该项目团队在2018年里会非常忙碌,因为到年底其主要功能模块几乎要全部上线。



      姜疆对此持乐观态度:行业需要树立信心,区块链落地其实并不遥远。


      “尽管行业中有些人看法悲观,认为区块链离具体应用还很远,但从我这几年的实践来看,区块链落地比我们想象得要快得多。”他列举分布式自治组织,在两三年前大家以为要5到8年才能实现的东西,现在就有客户突然要他们拿个DEMO出来,用于区块链+健康保险应用。于是发现需求已经摆在那里,不做这个事不行了。事实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预想。


      “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流行。”姜疆引用出自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的金句总结道。